浙江温州金乡的台历父子生意经:一本日历,年_2019年网

浙江温州金乡的台历父子生意经:一本日历,年

浙江温州金乡的台历父子生意经:一本日历,年

2019年的第一页台历正式翻过了,蔡步棉和蔡成将这对父子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好好睡上一觉。

这对以做台挂历生意为主的父子,经历了去年12月的最后冲刺,终于把业绩完成了,800万册还是900万册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父子俩终于可以坐下来,吃一顿安心舒适的晚饭。

浙江温州金乡的台历父子生意经:一本日历,年

台历

温州金乡,中国台挂历之乡

身为儿子,27岁的蔡成将有一堆任务和新想法:完成台历印刷任务的印刷厂,在新年里会有一段时间的空闲,不过他把自己的号码挂在了阿里巴巴的店铺上,一天到晚肯定也是电话不停——反正这两年也拉来了几单大生意,老头子早信任他了。

父亲蔡步棉已不像过去那样过问每一张订单情况了,这家差不多和儿子同岁的印刷工厂有一点换代的意思,这是时间问题。

浙江温州金乡的台历父子生意经:一本日历,年

蔡步棉

每一年最关键的时候已经过去。70多种印着生肖猪、牡丹花、花鸟画、福字、红色的、明黄的台挂历,一半是预定好的,一半是批发零售,早就从金乡镇运走。不过最终能卖800万册还是900万册,早在2018年的最后一个月就已锤定,哪有过上了2019年的日子再去买2019年的日历的人呢。

见惯了风雨的52岁蔡步棉很淡定。在儿子这个年纪,他靠着创办印刷厂卖同学录就已经成为了百万富翁,后来制作的一套香港回归主题挂历卖了100多万册,位居当年挂历发行量之首。他是金乡镇的探路人,20公里外的龙港镇也在当时走上了印刷之路,温州市苍南县因此在全国闯出了名堂。巅峰时期,有种说法,全国每10本台历中,7本来自温州金乡。

黄页广告和1688

蔡成将把电话挂在“温州四洲印刷源头厂家”的1688店铺首页,一天能接到多少客户电话也就能接到多少广告推销。家里的印刷厂主要生产台挂历,也做笔记本,如今一年产值5000万,从1688接到的生意占了差不多三分之一。

这和1984年父亲蔡步棉的创业场景恰巧“撞衫”,只不过他是“骚扰”的那一方,方法在现在看来又土又神奇——用一封封贴着3分钱邮票的信,目标是扫荡全国的墨绿色邮筒。

实际上蔡步棉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家乡苍南县金乡镇的一家印刷厂做铅字排版,每天和6000多个汉字方块打交道,作品覆盖了苍南周围县市大大小小的报纸、广告、宣传本等等。也就在这个时候,他接触到了业务信,知道了民间推销员。

业务信就是寄信发广告,是当时找订单最时髦最便捷的方式。民间推销员负责找地址寄信,也要帮忙写广告文案。如若没有这样一封信,你与陌生的城市非亲非故,谁能知道你有剩余生产力,你还有野心去城市闯一闯?

那时金乡镇靠着业务信已经小有名气,承接校徽、学生证、饭菜票、商标“四小商品”加工业务。到处都在流行金乡的一句话,“一双手、两条腿、三分邮票、四小产品”。

18岁的蔡步棉已经不想码字了,满脑子都是陌生的城市。他从邮局买回来百科全书般厚的黄页,撸起袖子一页页翻,看到合适的记下来,北京、上海、广州,邮票沾着口水那么一贴,每天往邮筒里塞十多封,为金乡的印刷厂找订单。

浙江温州金乡的台历父子生意经:一本日历,年

等待投递的新型“业务信” 温州网 图

一封业务信的作用如今的邮件广告怕是无可比拟。不到一年,金乡附近的小镇都已经用上了金乡印刷的练习册,蔡步棉与陌生城市的一家家公司渐渐有了稳定的订单量。26岁,他终于办了自己的印刷厂,取名“四洲”。

百万富翁的“好坏时候”

创办印刷厂的那年,靠着生产同学录,蔡步棉赚到了人生中第一个一百万。

蔡步棉翻了近3分钟的书柜,企图找到1992年拉开辉煌序幕的那本同学录,结果因为四年前工厂修建搬家没了踪影,“那我说给你听吧”。